【浪人醫師】唯一的不變就是「改變」…990526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前篇: 除了吃藥,有種束手無策的感覺

妹妹星期二成功出擊。在老同事兼摯友方阿姨的陪同下,媽媽被「押」出門,先小遊車河,再逛動物園。儘管反應不壞,回來媽媽還主動告訴無法同行的我「Janet和她都見到團團圓圓」,但我們也發現她的體力真不行,事後需要好長好長的休息。

就在亟思複製成功經驗之際,出門前一天的例行換藥卻發現豬尾巴引流管在媽媽肚皮留下的瘺口悄悄「改道」,但換了新出口的腸液顏色與氣味無異。新瘺口周邊表皮雖然不紅不腫,M覺得仍應以感染視之,要媽媽口服抗生素。收到指示我趕緊上藥局買足七天份,媽媽聽到每六小時服兩粒的指示時苦著臉抗議:「膠囊很難吞耶」。

星期三是H醫師的門診,我搶先報告「瘺口改道」一事。完成例行身體檢查後,他要媽媽別起身,一臉嚴肅地檢視傷口,再拿出細菌培養專用的長棉棒,朝洞口採樣前還預告一聲,「會有點兒不舒服」。

這是H醫師在低血糖急診後第二次看到媽媽。無需開口,他也察覺媽媽精神大不如前。細細瀏覽過我交代弟弟將每天有無嘔吐、嘔吐量若干,還有傷口與滲出液狀況逐一羅列製成的「報表」,H垂詢媽媽「都吃些什麼?」

媽媽先是報以苦笑,虛弱地搖頭表示「吃雖不會吐,但真怕吃東西」,接著又問道:「這種樣子還能作化療嗎?」

我向H報告「預計是下週一作」。

注視病歷半晌,H先抬起頭指示「那就住到醫院來打針」,他還寬慰媽媽:「體力不許可晚幾天(治療)也沒關係」。

但他附議M使用抗生素的指示,同時交代媽媽別忘了抗黴菌藥水漱口。站在一旁的我暗暗汗顏,媽媽這陣子精神不濟到無心注意口腔衛生。即使看在眼裡,為了顧及她的自尊,我只能要求Janet三餐和睡前必須主動遞上漱口水,還有服藥的開水。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0-05-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