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抽離家屬身份與情緒的轉換間-990512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前篇: 小摺穿梭的10里路間,滿溢我的關心

一過七點,我便離開醫院宿舍向豐年機場出發,預定搭八點二十分起飛的班機去綠島探視病人。往機場的路雖由東北往西南橫越整個台東市區,卻只有二十分鐘的車程。

由於好友一直找不到其他醫師接替我的工作,希望我(還有執業執照)再留下來,遂將工作重新安排,讓我一個月只需離家一回,更附加媽媽病情優先的但書,使我暫時打消八月底離職全心照顧媽媽的盤算。九月那回因媽媽在醫院,我安心來去。這回出門,雖已回家重新適應兩個多星期,我的心還是惴惴的。

半途停車,正準備進7-11買早餐,手機響了。

「媽媽起床後說了一些牛頭不對馬嘴的怪話」,弟弟焦急地陳述他的觀察。
「怪怪的?要不要舉個例子」,我在店門口大喇喇地問起診來,並交代弟弟照我的指示:先測量媽媽的血壓脈搏與體溫等生命徵象,再問一些區辨人事時地等定向力的問題。

 掛上電話,無情無緒坐回駕駛座,繼續開往機場。腦子閃過第一班回台北的飛機要等到九點多,綠島的事情又能交代誰?

 三分鐘不到,弟弟回報「Janet想從廁所扶媽媽回房間,根本站不穩,軟倒在她身上,還全身冒冷汗…」

 「直接送醫院急診室吧!我會通知你姊夫過去會合。」

 略去早餐,從辦好報到手續到起飛整整有五十分鐘的空檔。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現有資訊不足,且無法立即回到媽媽跟前讓「鑑別診斷」(differential diagnosis)繼續進行,我異常不安,只能望著候機室外朗朗天光,終於決心先照著行程走,至不濟到綠島「原機遣返」,還趕得上台東往台北的第二班機。

登機廣播響起,我起身隨著同行十餘位乘客搭乘電扶梯魚貫下樓,往螺旋槳小飛機停放處走去。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0-05-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