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小摺穿梭的10里路間,滿溢我的關心-990505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前篇: 出乎意料之外,度過放晴的中秋夜

前晚為了觀察傷口離開得遲,但今早一睜眼,又匆匆跨上腳踏車往媽媽家騎去。

自從改以這部總重8公斤的小摺穿梭於閭弄與自行車道,不時有風馳電掣之感---其實,關鍵不在機械,是騎士,也就是我的腳力。過去一年多,只要天不落雨,往返媽媽住處大約10公里的路程都靠小摺,使腳力頗有長進,可說是媽媽這場病中少數的安慰。

一跳下車就往媽媽房間衝,但無菌SOP不敢或忘。用過揮發性洗手液消毒,我趕著看先前插豬尾巴引流管在肚皮留下直通小腸的瘺口。才相安無事兩星期,昨晚卻開始紅腫,像個隨時要噴岩漿的小火山口。

觸壓傷口前,先聽腸音。「腸子蠕動快了點,排便呢?」我放下聽診器,從四周向傷口作腹部觸診,一邊觀察媽媽的神情一邊問診:「(壓到)痛要出聲啊!」

「紅腫的情形和昨天差不多」,我試著緩和媽媽的神經,看過牆上掛鐘,「九點剛過,現在給H醫師電話應該不會太冒失,問問看被我停掉的5-FU該怎麼辦。」

 關掉24小時化療幫浦是昨晚和M商量後下的決定。上午在醫院打過Avastin,掛上裝滿5-FU的幫浦,開始24小時的療程。回家後,我再小心翼翼連上TPN,並觀察流速有沒有受到另一個連通端---化療幫浦的影響。確定運作正常才安心離開,幾個小時後卻因發現傷口紅腫被召回。

 說來可笑,過去一個星期我一直為TPN和化療可不可以一起打而發愁。我把擔心分為化學與物理兩個層次:化學層次是顧慮化療藥和TPN一起進port-A時,會不會發生交互作用;至於物理層次則是怕幫浦加壓的化療管線和TPN接的一般管線連通時,兩端的壓力差將會發生有如「海水倒灌」的烏龍…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0-05-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