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出乎意料之外,度過放晴的中秋夜-990428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前篇: 離開那天,用這首歌送行吧!

天陰,氣壓低,不時有雨;氣象局告訴民眾今年中秋除了和月無緣,還需留意外海兩個颱風可能引發的「共伴效應」…

顧不得這麼多,接到弟弟電話通知媽媽的TPN還剩下150cc,我趕緊出門。

星期一出院時,弟弟從醫院藥局領回三大箱沈甸甸的TPN,夠媽媽在家打上兩星期,直到下回門診。嚴格說來,一袋袋富含葡萄糖與氨基酸的輸液還不是「成品」,施打前得再「加工」,將微量元素、維生素與胰島素按調好的劑量一一加入,充分混和後才能接上媽媽的port-A(每回都要按無菌護理SOP確實消毒),再按照護理師交代,以每袋至少打16小時的時間調整點滴速度。

我和媽媽商量好,每天晚飯與沐浴後打上TPN就離開,隔天按預定時間過來移除管線;把不打針的空檔留在白天,希望媽媽能如往常去戶外走走,透透氣。

不同於醫院用幫浦控制點滴速度,回到家用每分鐘若干滴估算常常失準。頭幾天誤差頗大,先是預定中午拔的TPN天才亮就滴完,接到電話只得放下手邊的事即刻趕去(後來媽媽才告訴我是她偷偷加快速度)。

有時點滴莫名減速,算好時間回家卻枯等數小時,直到媽媽挨不住,命我即刻拔掉。為了「搞定」TPN不讓媽媽被惹惱,即使不在她身邊,我也保持30分鐘內能回到家的待命狀態。

儘管媽媽的不安全感在出院初期再度升高是預料中事,當她告狀「一個人被留在房裡,不大喊怎麼成」時,我還是覺得困惑,真要如M建議搬回去住嗎?理論上爸爸、弟弟和Janet都在家,住院前妹妹也為她安了一個叫人鈴,真需要再加我一個在她跟前晃來晃去?我遲疑著,繼續一天回家兩趟的日子。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0-04-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