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是不是該停止積極治療了?-990316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前篇: 這是一場消耗戰,關鍵在於體力

居家TPN(全靜脈營養)小組來看過媽媽,希望我們再多待個幾天調整TPN,才放心讓我們回家。但媽媽歸心似箭,上週五便決定回家自行「努力加餐飯」,並增加周邊靜脈注射的點滴。

「幸好住院後改用port-A,讓兩隻手臂休息了幾天,不然能下針的血管沒剩幾條…」。過去一個多月,我一直為隔天打點滴憂心忡忡,偶爾還拿「找不到血管」為由「威脅」媽媽多吃東西。

就在住院一陣忙亂間,從馬尼拉飛來的看護Janet一下機便直奔醫院,和Alien完成交接。

皮膚黝黑的Janet有一雙聰慧的大眼,舉止沈著,照顧起病人不但細心,且頗有架勢。當初就是看中她在履歷中提到曾有兩年照顧罹癌母親的經驗,還上過半年的看護訓練課程。

除了不諳中文,下廚房應該是她另一弱項。出院後,除了妹妹回來燒大菜,我也不時上前陣子媽媽常去的餐廳帶外賣。

「甭去了,花那麼多時間買回來的東西,我都只吃一口….」
「那就多吃兩口啊!多吃一點兒針就少打一點兒」,我不忘藉機「勸食」:「吃一口是一口,分幾回吃加起來就很可觀了…對了,促進食慾的藥水喝了沒?」
「很累耶…」
「我知道啊!可是吃東西沒有人可以代勞」,我毫不鬆口。
「你不知道的,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

逃開令人窒息的話題,我開始張羅氧氣、病床等設備,打算讓媽媽的臥室升級成病房。「自動升降的床我用不上」,一直抗拒換床的媽媽雖然還未點頭同意,但我感覺她已經有「形勢比人強」的體認(與無奈)。

可是,和H討論未來治療方向是不能逃避的---在癌細胞已轉移到肺,腫瘤指數Ca19-9也破表(兩個星期前的數值已經超出實驗室所能測量的上限24000)之際,是不是停止積極治療,進入安寧照護的時機已經到了?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0-03-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