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恐怖平衡-990127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前篇: 14年後再度出任救援投手

直到昨天領著新來的外傭 Alien陪媽媽回醫院看H醫師,接續因住院中斷一個月的標靶治療,才覺得生活又上了軌道。

Alien在媽媽出院後的第一個上班日就來報到。來自印尼爪哇、不滿30的她已有將近十年的國際工作經驗---先是在沙烏地阿拉伯幫傭,來台後一直看護著一位中風老人。由於老爺爺在她第二個三年工作契約期間去世,仲介公司便利用她尋找新雇主的空檔,暫派來幫忙。

Alien到達當晚,看過我幫媽媽打針換藥,隔天一早見包覆豬尾巴的紗布微微滲濕,遂自告奮勇幫媽媽換藥。「阿公的氣切口都是我換的」,正當媽媽向我轉述稍早她怎麼打包票時,她已從廚房端出剛做好的飯菜,機敏地招呼大家吃午餐。

媽媽帶著剛開始打的點滴上餐桌,看過飄著南洋風的白煎鯧魚,清炒高麗菜和羅宋牛腩湯,神情愉悅並極為捧場地各吃一大口。

午睡醒來,Alien提著點滴瓶陪媽媽去了趟廁所,回客廳坐定卻發現cath已被回流凝固的血塊塞住,只得再找一條血管重新打針。

趁媽媽露出懊惱的神色,我又勸她待會兒打上的cath別拔掉,「像在醫院一樣三天換一次,(雙手的)血管才不會太快報銷掉」。

媽媽當下不作聲,打完最後一瓶「牛奶」---乳白色的脂肪補充劑才說,「把針拔掉吧,Alien待會兒就要幫我洗澡了」,我以為她故作輕鬆。

「你對我打針的技術這麼有信心?還是留著吧…」試著不露出為難的表情,我暗暗提醒自己「色難」的道理。

讓了步的我回家後忍不住跟M抱怨:「要是換成別人打針,她一定不敢這樣要求。」但我更擔心的是,代替去台東上班的我而『重出江湖』的退休同事下週來家裡打針時,也會覺得難為。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0-02-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