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膠囊】推己及人,善待萬物

  • 作者 : 舊金山加州大學精神科副教授楊錦波

【關於本專欄】是否曾經想過,只要升官發財,就能更快樂?只要兒女有所成就,能更愉快?當慾望提高,想擁有的更多,將成為無止境的追逐&hellip

舍利在七零年代曾在高棉政府軍旗下服役,與試圖奪權的反叛軍展開殊死戰。他經歷過無數大小戰役,在槍林彈雨中出生入死,目睹同袍在戰火中受傷陣亡。他不幸被敵軍俘虜,在集中營遭到嚴刑拷打。他伺機游水渡河逃到泰國,經由世界人道組織幫助,輾轉以難民身分移居美國。

初來門診時,他精神緊繃,情緒低落,頻作惡夢。近來他的憂鬱焦慮症狀已大有改善,我鼓勵他要多加從事戶外活動。

他帶著得意的口吻向我報告說:「我上個週末與朋友一道到沙加緬度的叢林裡打獵,一口氣射殺了五隻松鼠!打獵射擊真是好玩,要不是法定限額,我還想多獵殺幾隻呢!」

我的眉頭一皺,內心浮現了一幕慘酷的畫面:獵伕林中埋伏,槍聲頻響,百獸奔逃,松鼠中彈,應聲跌落,血肉橫飛。我的內心矛盾掙扎:我想到精神科的訓練告訴我不要把自己的價值觀加諸到病人身上,接著又想到向病人傳達健康的道德觀可以有助於他們人格的成長。

我試著引導他:「您射殺的松鼠是爸媽還是小孩?」他說:「我不曉得,如果我知道,我就只射爸爸,不傷害婦女小孩!我知道殺生不好,但是我需要有食物吃!」我問他:「您知道被人追殺的感覺嗎?」他直率的的說:「當然知道,以前在戰場上,我時時恐懼害怕,擔心隨時會中彈身亡。」「當場斃命還算幸運,最糟糕的是身受重傷,在劇痛的煎熬下痛苦呻吟,在死亡邊緣無助的徘徊。我有很多戰友就遭逢如此不幸!」

我問他:「在戰亂中,您有沒有失去什麼親友呢?」他的神情變得黯然:「我的胞兄在戰場上陣亡,我的母親在逃亡時慘遭槍殺。喪失親人的痛至今仍舊刻骨銘心!」

我輕輕的說:「您現在可以了解到獵物和它親友的心境了吧!」他低聲後悔的說:「以後不論朋友怎樣慫恿,我再也不打獵了!」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0-01-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