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越過治療的分水嶺-981223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前篇: 其實,最沒信心的是自己

週四午後台東北返的班機乘客稀稀落落,我從左側靠窗的位子望見窗外的雲海以中央山脈為分水嶺,向兩側均勻散開。

如果療程也有分水嶺,我猜想我們已翻過山頭,只是前路為雲霧遮蔽,不知是緩降的山徑還是瀑布懸崖。因此,不顧媽媽的阻止,我執意暫時擱下台東的工作,回台北探望前晚又住院的媽媽。

多虧M手下的住院醫師,入院當晚機警察覺血壓下降---敗血性休克的初期徵兆,並幸運地穩住局面,「媽媽燒退了,胃口也恢復了」,病榻旁的弟弟喜孜孜地以電話向我回報。刻意強調「幸運」絕非抹殺醫療團隊的努力,而是行醫多年對疾病的敬畏。頻頻進出醫院接受化療的媽媽,隨時都有可能遭多重抗藥性細菌入侵,若碰上那樣的局面,就不是現在的好光景。

但不是學醫的人很難體會醫學的強烈不確定性,尤其是一向要強,連生病也要當模範病人的媽媽。過去四個月為了發燒、解黑便等各種狀況已跑了四趟醫院(其中兩次還集中在最近半個月),再加上九天前出現的右手臂靜脈栓塞,讓媽媽再也維持不了清平的神氣,挑剔起身邊的人與事。

 首當其衝的是爸爸,為了執行H醫師交代每天兩次皮下注射抗凝血劑Clexane。

 皮下注射一點兒也不難,需要注射胰島素的糖尿病病人稍事練習個個都能DIY便是一例。故從技術層面看來,讓積數十年動物實驗功力的爸爸為媽媽打針,說來還是「大材小用」。然從心理層面著眼,就不一定是聰明的決定,反而在媽媽因面臨治療一一失效心理最脆弱的關頭,增加夫妻互動的張力。

但我不能明言這樣的體認。上次看過H醫師,從門診藥局領回兩星期份的注射藥和價值不斐需一顆顆點收的標靶藥物Tarceva後,我便搶著表示「每天會回家兩趟幫你打針」。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9-12-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