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其實,最沒信心的是自己-981216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前篇: 一步一步走向沒有光的所在...

今天是媽媽出院後回H醫師門診的大日子。

五月底的電腦斷層和Ca19-9報告相繼出爐後,我決定在含混告知檢查結果的基礎下,開始向媽媽進行「心戰喊話」,希望她能鬥志昂揚地繼續標靶治療;但在爸爸、妹妹、還有剛從澳洲回台放寒假的弟弟面前,我卻再三強調病勢凶險,新治療能否招架「山雨欲來」,可是一點兒也拿不準…

其實,最沒信心的人應該是我。

一確認胸腔與腹腔已遭癌細胞侵襲,我立刻跟台東的好友提辭呈,「日期先壓七月底….希望病情不要急轉直下讓人措手不及」,自忖隔著電話傳遞的聲音還算沈穩。

儘管感染是最常讓局面變得措手不及的元凶,M卻主張「(敗血症)來得快走得也快,吃得苦最少」。另一個不難預見的局面是腸胃道遭腫瘤阻塞後,媽媽進食的樂趣將被剝奪;但透過靜脈或是小腸造口供給營養仍足以維生。反倒是骨轉移,雖不致命,卻讓身邊習醫的友人個個憂心忡忡。

 緊貼著脊椎的胰臟若生病變,無論良性或惡性,時常株連脊神經叢,讓病人痛不欲生,是教科書上恫嚇醫護人員的經典敘述。若是脊椎骨遭腺癌細胞入侵淘空,病理性骨折(pathological fracture)一找上門將壓迫脊神經,輕者疼痛重者癱瘓,生活豈止從彩色變成黑白!但我強烈懷疑即將上場救援的標靶治療,真有能耐壓制馬其諾防線遭突破後的攻勢?

 「我相信奇蹟。」就在開車前往媽媽家途中,妹妹傳來簡訊,看來她是吃了秤鉈鐵了心,暫時不想理會我稍早對病情的預測與分析。

將車停妥,下車走進爸媽的房間,我想先摸摸看媽媽右側腋下鼓出的腫塊。
腫塊是媽媽昨晚洗澡時自己發現的,「早晨起來右手臂也有些腫」,爸爸補充說道。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9-12-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