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夢境-981111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前篇: 慶生

暖烘烘的暮春,我開車載著爸媽,巡禮木棉道一年一度的花開盛事。

今年的花開得遲些,四月中旬街道還在燃燒。但我們不是專程來尋芳,只是在星期天完成療程,必須上醫院卸下藥物注射幫浦的癌症病人與家屬。

爸爸平時不愛和我們一起出門,今天卻難得同行。自從愚人節收到撞車的大禮,我開車格外小心,直到媽媽開了話匣。

「昨天作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夢」,或許是接下來將休息一週不作化療,媽媽的心情似乎不壞。

媽媽在夢裡跟慈濟簽過大體捐贈同意書,一群身著藍衣白褲的師兄師姊便促擁著她一人離開。

經過一番舟車,媽媽來到一個宛如度假勝地的不知名地方,同幾位一樣簽過同意書的人會合。

一位客氣有禮的師兄恭謹地開始簡短的說明:「各位簽署的同意書除了身後貢獻大體,還包括生前參與新藥試驗,所以被帶到這裡等候新藥研發…」

 越想越覺苗頭不對,媽媽扯開嗓門對著即將離去的志工大喊:「送我回去!送我回去!這是怎麼回事?我只同意捐大體…」

「真是莫名其妙」,我從照後鏡看見媽媽訕訕地笑著。
「這夢其實很有意義」,凡是讀過佛洛伊德著作的人,都會產生很多聯想。
「你倒說說看」,媽媽步步進逼。
我頓了一下,「沒什麼,你自己不已挑明了說?」

我沈默的理由是在猶豫要不要點破媽媽心中對治療的不確定與死亡的恐懼。做完PET至今,我們從未正式討論「復發」是怎麼一回事,就順理成章且急急忙忙地開始新的化療。

雖然我常把「病人有問題就要盡量問」掛在嘴上,媽媽既不問我(或H醫師)對化療可以抱多少期待,也讓我樂得迴避這個困難的問題。但我卻一再跟爸爸和妹妹強調:「一旦復發就不能再對化療有太多期待…和媽媽相處的日子只剩下幾個月…」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9-11-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