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上世紀五O年代風情,為新配方化療揭開序幕-981028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前篇: 愚人節.車禍.積極治療

走進武昌街,我指著城隍廟對過的市招,「明星就在那兒」。拾級而上,電動門一過,盡是上世紀五0年代風情。

「停業前你來過嗎?」我遙想當年盛景。
「當然沒有」,剛完成化療的媽媽,聲音爽利不見疲態。

於是,我以識途老馬自居,一面告訴媽媽『明星』的故事,一面要她嚐嚐經典的羅宋湯。

媽媽從昨天又開始化療,新配方是上上輪的健擇(gemcitabime)加上前一輪的5-FU;一樣帶著幫浦回家,只是兩種藥的劑量都加重了。PET的結果一出爐,我隔天就上門診找H醫師商量。他認為oxaliplatin一旦發生過敏,不宜繼續使用(儘管我以為第二輪化療奏捷oxliplatin功勞不小)。

拿用過的藥重新排列組合成新配方,乍聽有如「朝三暮四」的伎倆,實則反應胰臟癌化學治療的窘境。一反平日對學問的態度,我問也不問拿起治療單往化療室送,再去繳錢。

 「這個數目沒錯?」我咕噥著,千元鈔一張有找。

 對一支過河卒子,即使運用統計原理算出來的治療反應率(response rate)已無意義,卻無法忽略健保開始給付宣告媽媽的病進入另一階段的頹然。

 ***
美食當前,我讓自己顯得興致勃勃。

「要不要嚐嚐我的餅?」我忙不迭地切著盤裡的俄羅斯薄餅,烤得酥脆的餅皮間,夾著熱騰騰的起士與磨菇,有如pizza。

「和羅宋湯滿搭的」,甜菜與牛肉鮮味充分滲入的湯底,配上薄餅確實相得益彰。

「餐後甜點要不要加一份俄羅斯冰淇淋?」在預告甜點是赫赫有名的軟糖,也是蔣方良女士解鄉愁的良方後,我加碼勸進。

「作化療不是不能吃冰淇淋?」媽媽想起上個療程中有回忘記醫師和護士的耳提面命貪吃冰淇淋,引發周邊感覺神經異常,舌頭和嘴唇瞬間麻痛不已。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9-10-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