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旅途中的冒險,是一種生活樂趣-0923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前篇: 醫生專業與家屬陪伴的身份轉換

「早上散步過了?」我宛如嚴格的老師,爸媽才上車,就忙不迭「驗收成果」。

「今天要保留體力(出門),不敢走太遠,只到長興街(與基隆路交叉)口的土地公廟」。那是離家不過500公尺遠的地標,對過的臺大校園,則是爸媽退休後每天清晨散步健身的場所。

那是過去式。我必須補充說明。過去這一年,除了上醫院和我們預先安排兼三催四請的活動,媽媽還不曾自己出門。好天氣時在直徑大約100公尺的社區巷弄間走走路,算是唯一的「戶外活動」。

不過,更精確的說法是:那也是過去式。兩天前,就在H醫師決定暫停化療的隔天,媽媽以冒險家的姿態向大家宣布「自己過馬路去了一趟臺大校園」。

上一秒鐘還「虛張聲勢」,不善吹牛的媽媽立刻坦白:「…(基隆路上)車子好多,速度好快,看了頭都暈了,差點兒『落跑』回家... 綠燈一亮腿還不聽使喚,杵了幾秒鐘…」

 虎口餘生,媽媽鼓起餘勇繼續挺進將近1000公尺,「一路走到鹿鳴堂才回頭」。

 「H醫師既然認定我可以(不做化療)靠自己,就要努力練身體,好好表現一下」。從好學生一路晉升好老師,一向要強的媽媽進了「癌症學校」仍不改其志。

 「我們先上北二高,經快速道路轉濱海公路,澳底吃完海鮮爸爸就可以回家睡午覺」,開車一向隨性的我,慎重其事地向爸媽報告行程後,望了一眼後照鏡,媽媽穿著喜氣的桃紅毛衣映著好臉色。自從去年開刀後,媽媽一上車,我都會從駕駛座右上方的後照鏡看看她的臉色。或許是目的地不同,今天看起來真是不一樣,「運動還真有神效,看起來很有精神」,我也打破靜靜觀察的習慣。

不知是陽光太耀眼還是本性使然,我錯過了轉快速道路的指示牌,眼前的路直通基隆港區。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9-09-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