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再一次走過,那一年的夏季時光-0902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前篇: 旅途中的意外行程

一如往常,我開車回媽媽家接她上醫院。今天的預定進度是看診並繼續第九次modified FOX化療。

上週二完成的腹部與骨盆腔CT檢查,報告早已發出,我也央人取得,「檢查一切OK,甚至比(去年)九月做的還好」,我大膽地向媽媽預先宣布結果。

經過幾個月的震撼教育,指數起伏對我來說也不那麼敏感,「年假後的CA19-9是237.3,應該和前兩次(新曆年底和農曆年前)差不多,即使持續微升,也是可接受的實驗室誤差」,自行定調後,又看過CT報告,心裡滿踏實的:「待會兒要問問H學長,需要具備哪些條件才會認定是進入『緩解期』」。

經過簡短的寒暄,完成例行的問診與身體理學檢查,H醫師轉身對著專看CT等影像檢查的電腦螢幕,「參詳」良久。

「繼續化療前,我想先安排一次腹部超音波」,H醫師指著靠近肝門靜脈的一葉肝臟,「影像的質地不均勻,花花的,和上次不同…用Sono(超音波簡稱)再確認。

 從口袋取出手機,「我先聯繫一下」,H醫師敦請腹部超音波「一哥」出馬檢查。透過電腦排程無法指定檢查醫師(或技術員),且接近教父級的「一哥」早已不在第一線做常規(腹部超音波)檢查,只在診斷有疑義的「關鍵時刻」出手…

 「星期五上午10點到急診室超音波室找他」,H交給我一張他親筆寫的便簽,「做完檢查再決定是不是要繼續目前的化療」。

 走出診間,我滿腦狐疑,「H到底在片子上看到什麼(不好的東西)啊?為什麼放射線科醫師發的報告隻字未提?」

 坐上車,我瞥見儀表板上的電子鐘,「十點半不到,我們去郊外走走(散心)?」最後兩個字我可沒說出口。

 「好啊!」媽媽的聲音輕快,和我摻了不安與疑惑的tone不同。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7-09-07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