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氣藥學堂】私密腦遊記:回顧生命的精采

  • 作者 : 高雄榮總藥劑部藥師 毛志民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藥物迷思的破除、用藥安全的貼心叮嚀,偶爾展現為人父的家庭喜樂,理性與感性的筆調,毛志民藥師用心和讀者分享,一同獲得滿滿元氣。

小時後書本上所印的腦,色調總是呈豆腐色的灰白。因為經常生病,大夫建議母親蒸豬腦給我吃,一副豬腦點綴著幾根薑絲,飽滿地躺在飯碗裡,應著清冽的薑味勾引著鼻孔張大著嗅,目眩神迷地張嘴便是一口接著一口,綿密的口感、有點黏卻不沾牙,比起食之無味的嫩白豆腐,益發美味極了。

「大頭、大頭下雨不愁!」是我兒時頗覺趣味又感同身受的歌謠,雖說腦袋長得是天庭飽滿、地角方圓,卻由於生性頑皮,不服爺爺的管教又愛挑釁,經常出言頂撞而觸動家法紅線,惹得爺爺吹鬍子瞪眼,自然免不了讓腦袋殼挨了頓「敲打」,每每哭得呼天搶地引來母親挺身搭救,腦殼下裝的寶貝也僥倖地免受到牽累。

國中時校方規定得理個比光頭強不了多少的三分頭,縱使是千百個不願意,然撥雲見日後才驚覺頭型竟是俗諺所謂的「前凸金、後凸銀」,反覆瞧著每聞其名便要坐得端正的蔣公遺像,更是得意地竊喜了,只因我倆都是「尖頭鰻」。在身體超速拔竄的時代,心思是叛逆又充滿了詭譎的矛盾,看一切都不順眼,拒當寧願天下人負我的屈原,也不做先天下之憂而憂的范仲淹,倒羨慕那被一屁打過江的蘇東坡,更忌妒被那不願讓五斗米折了腰桿的陶淵明專美於前。

高中聯考不意翻了個大跟斗,市長獎的風光沒能庇祐我如願進入雄中;穿了三年藍衫,心情倒也真跟著意興闌珊,平日僅研讀英文、數學兩科,其他科目一律考前以死記猛背來強度關山,成績仍忝居雞首豈不愴然而涕下。也許吃腦補腦的傳說是真的,凡魚腦、雞腦在上桌後皆被我率先吮食,慶幸自己既沒染上高血脂也沒成了豬腦袋。

 矇進了醫學院後可就真的頭大了,生物課為了做一副蛙骨骸,先用酒精迷昏了牛蛙,再用知粗針由腦後方插入,攪和幾下便可安樂地讓我們為所欲為,為了老是被漂白水蝕盡的胸軟骨,不知又犧牲了多少蛙兒的性命;大體解剖課更是令人頭疼,頭骨裡什麼凸呀凹的、節呀窩的,在催命似的跑檯鈴聲中,題目與答案就像唐伯虎點秋香全亂了套;學長訴說著煮人頭做頭骨的親身經歷,更讓我們聽了魂飛魄散。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9-07-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