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最後,其實只有自己一個人在生氣

到最後,其實只有自己一個人在生氣
  • 作者 : 舊金山加州大學精神科副教授楊錦波

有一次我到外州開會,從機場搭乘計程車到下榻旅店。當時正值下班時分,機場旅客攘往交通忙碌,候車處有許多計程車排隊等候載客。輪到載我的是位亞洲人司機,上車前我先行問他是否願載短程。他雖點頭首肯,然而態度欠佳,操著濃重的口音說:「我要你支付現金,另加兩元機場服務費!」

(★11/6康健樂活節/楊定一全人團隊 教你用「螺旋舞」找回快樂人生>>>)

沿途他一路開著快車,一邊以無線手機與外界通訊,對我不理不采。抵達旅店門口,里程跳表顯示金額為十五元三毛,我外加兩元付他十八元免找。他以冷酷的聲音說:「七毛錢我不要!」我警覺到事有蹊蹺,連忙詢問狀況。

原來外加機場費用,總額應為十七元三毛。我趕忙多加小費,他終於收下付款,然而不友善的態度未曾稍改。他身不離座,拉彈開啟車尾行李箱,待我自行取出行李後,一踩油門,車子加速揚長而去。
 
事情過後,我對於自己誤會付費規則造成困擾,深感內疚自責;對於司機冷淡無情的服務態度,感到失望不悅。入住旅店,身心稍歇,想要依照原先旅行計劃行事,然而卻發覺自己仍舊鬱悶不樂。

剛才搭車的一幕幕,仍然在心中縈繞;司機冷酷的嘴臉,還不斷在腦中浮現。我提醒自己:「過去以成往事,何必留連不捨;何嘗揮別過去,珍惜把握現在。」想到司機受到負面情緒的煎熬,慈悲之心油然而生。我把心扉打開,讓不悅的情緒,有如泡沫一般浮到表面,消逝的無影無蹤,我的心情逐漸平復。

他人已放下,背負的卻是自己

我記起一則和尚過河的故事:很久以前在印度有兩位和尚,他們相伴徒步外出遠行。一路沿門托缽,來到一條水深及膝的濁水河前。河邊沒有任何渡船可乘,方圓百里不見任何橋樑。兩人正要撩起袈裟過河時,剛巧有一位年輕婦人也來到河邊,有事需要緊急渡河。眼見她心急如焚,大和尚自告奮勇,背負她涉水過河。

抵達對岸之後,大和尚當成若無其事,兩人繼續邁步趕路。小和尚一路納悶不解,困惑的問:「師父教導我們,男女授受不親,你怎麼可以背負女人過河?」大和尚一臉正經的回答:「我早在數個鐘頭前就已經將她放下了,你怎麼還在背負她?」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9-07-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