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擔憂在最後一刻揭曉-0624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整個週末,我以識途老馬之姿領著雪梨北來的弟弟,穿梭在初春時節滿城新綠的墨爾本。

在弟弟的長週末結束前,我們來到鄰近墨爾本大學的小義大利區。自從2003年在這一區住過一陣子,只要回到這個城市,一定上這一帶溜達溜達。

和拿著教育部公費出國留學的弟弟相比,即使只在台東part time工作,我還是不折不扣的『富姊姊』。走進寂寞星球(lonely planet)旅遊指南推薦全墨爾本最讚的Lemon Grass泰國餐廳,弟弟咋咋舌,我寬慰他中餐時段set menu很實惠,保證物超所值。

這幾天我們很少談媽媽的事。直到他離開在即,我忍不住要他平日晚一小時打電話回台灣,「爸媽每天像接聖旨一樣等你的電話,弄得無法好好吃頓飯」。

(2008年)八月赴澳以來,弟弟天天和爸媽skype。每天晚上八點(雪梨當地時間十點)不到,無論正在吃飯後水果、看電視或是和人(多半是我)聊天,媽媽從不忘放下手邊的事,慎重其事坐到電腦前等弟弟上線。

相較於媽媽的私語,接著上線的爸爸轉而「慷慨激昂」評論新政府種種作為,宛如縮小版的民視三立談話秀。但兩人每天和弟弟講電話的時間加總起來,不多不少正好一小時。不去台東的日子,每天傍晚我都會過去和爸媽一起吃晚飯,此時告退正好。

 十月以來,澳洲實施日光節約,時鐘撥快了一小時,雪梨台灣有了三個小時的時差。七點一到,爸媽便無心晚餐,輪流放下碗筷講話去。

 我告訴弟弟過去半個多月,爸媽因為他的日光時間『接力』晚餐,我就被晾在餐桌上,「晚一個小時有困難嗎?非十一點鐘上床不可?」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9-06-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