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給胰臟癌來個正面迎擊吧!-0610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看過門診,我先把被『退貨』的媽媽送回家,又回到醫院等H醫師看完診後,討論後續的治療。

過去這星期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我不認為CT片上那些徵兆是復發」,就在大受CT報告驚嚇的隔天,H學長應我的請求也看過片,提出不同的解讀,「你應該記得,單憑影像學是很難鑑別術後(良性的)發炎反應與惡性腫瘤的」,H提醒我,「要不是CA19-9也在上升,其實完全不必因為這份報告採取任何行動」。

「作PET有沒有用?」學長的話『鎮定』療效十足,讓我立刻想起不久前為了回覆朋友徵詢自費健檢值不值得加作PET所讀過的幾篇論文,現學現賣。

「多一項證據當然對病情研判有幫助」,H頓了一口氣,「如果PET(事先)發現遠端已有轉移,就不用考慮局部放射線治療…」

我相信絕大多數的人(包括我)親耳聽到醫生為至親加作PET除了幫助病情研判,背後另有「對癌症末期病人進行過度積極的治療不僅無益反而有害」的考量時,雖能理解他周到又體貼的思慮,仍不免惻然。然而,若非遇上具有專業背景的家屬,我猜H學長(和大多數的醫生)也不會採取和同行「對談」的理性姿態討論病情。只是,變成癌症病人家屬的(精神科)醫生,又該如何調適?

 「學長,請您安排PET檢查,健保給不給付都沒關係。我是不是就告訴媽媽:需要加作PET才能判斷病情?」給胰臟癌來個正面迎擊吧!我和妹妹商量決定:管它CT還是PET報告怎麼說,儘可能讓媽媽過得更「不像病人」。

 「下午陪你去101的地下超市買些熟菜,星期六秀華不在,你得自己弄中餐」,我換了個語氣。「我在作化療耶,昨天才打針…」媽媽有點不安。

 「唉唷,已經打了八針,白血球都很正常,安啦」,我持續打『預防針』,「101地下超市上回不才去過?空間特大,下午人又少,我看連口罩也省了」,除了束腹帶,開始化療後,媽媽出門口罩幾乎不離身。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9-06-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