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閱遊,和我自己【推薦序】

我喜歡閱遊,和我自己【推薦序】
  • 作者 : 洪蘭
  •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品味、氣質,風度涵養都是補習班補不出來的,也無法速成的,必須從閱讀別人的智慧中,潛移默化,變成自己的品德與氣度。

洪蘭:十八歲的閱讀、理想與夢

十八歲是多麼美好的年齡,已經成年卻沒有家庭的負擔,它是等著去做大學生的年齡,教室黑板上寫著倒數多少天到聯考,我們拿著課本坐在教室中,但是心思早已飛到了三十三天外。十八歲的理想現在想起來非常幼稚,但是那時真的以為世界在我們腳下,有亞歷山大「我來、我見、我征服」的雄心壯志。

我十八歲時是民國五十四年,當時社會還很保守,除了看電影沒什麼地方可去玩,加上父親有政治恐懼症,只准我們讀古人的書,他熟讀歷史,知道中國人最會趕盡殺絕,自古以來,最慘烈的鬥爭就是政治鬥爭,最殘忍的殺戮就是宗教殺戮,中國人打擊異己,外國人殺戮異教徒從不手軟。為了保護我們,父親只讓我們看已作古的人寫的東西,但是一個小孩子怎麼肯乖乖去看不合時宜的古書呢?(我是班上唯一看過《左傳》長的什麼樣的人)。所以我開始看西洋翻譯小說,第一本看的是《泰山歷險記》,後來看《基度山恩仇記》、《三劍客》、《紅花俠》,使我有一陣子想去做劍俠。

進了初中,同學在看《蝴蝶夢》我一接觸,立刻迷上莫里哀(Daphne Du Maurier)的懸疑小說,尤其這部小說拍成電影由瓊芳登(Joan Fontaine)及勞倫斯奧利佛(Laurence Olivier)主演,更增加這本小說的魅力。我去書店搜索莫里哀的小說,找到了一本《哈安惱小姐》(King’s General),譯者為徐鐘珮女士,徐鐘珮的文筆流暢,文字優美,她的《餘音》、《多少英倫舊事》、《追憶西班牙》都是我百看不厭的好書,有一次我與學生閒談,發現他們竟然都不知道徐鐘珮是誰,令我非常的驚訝。難怪大家都在抱怨現在學生國文程度低落,原來這些好書都不曾看過。以前的電影名字都很文雅「春江花月夜」、「寒夜琴挑」、「無情荒地有情天」,現在呢?「麻雀變鳳凰」、「當莎莉遇上哈利」甚至直接露骨地叫「巴黎拜金女」。學生說這叫「草根性」,我不以為然。現在人誤把「肉麻當有趣」,「粗俗當草根性」,其實那是不讀書的結果。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9-06-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