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氣藥學堂】醫病糾紛,問題在「態度」

  • 作者 : 高雄榮總藥劑部藥師 毛志民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藥物迷思的破除、用藥安全的貼心叮嚀,偶爾展現為人父的家庭喜樂,理性與感性的筆調,毛志民藥師用心和讀者分享,一同獲得滿滿元氣。

立委擬提案修法要求病歷書寫中文化,以降低醫療糾紛,說真格的只是就枝枝葉葉著眼,醫師本身的修為,與患者應對時真心的態度才是問題的核心。

在醫院工作的人或許都有過這樣的感受,甲醫師醫術或許不怎麼樣,但從來不會被告,原因是不只是患者、家屬或是醫療小組的成員,都感受到他對病人真是好,總站在病人的立場設想。

猶記得大一時醫學系室友的桌前就貼了一張「醫師誓詞」,內容是「准許我進入醫業時: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我將要給我的師長應有崇敬及感戴;我將要憑我的良心和尊嚴從事醫業;病人的健康應為我輩首要的顧念;我將要尊重所託予我的祕密;我將要盡我的力量維護醫業的榮譽和高尚的傳統;

我的同業應視為我的同胞;我將不容許有任何宗教、國籍、種族、政見或地位的考慮介乎我的職責和病人之間;我將要最高地維護人的生命,自從受胎時起;即使在威脅之下,我將不運用我的醫業知識去違反人道。我鄭重地、自主地並且以我的人格宣誓以上的約言。」

我常想醫病糾紛案件中,若讓提告病人或家屬看到這段誓詞,相信可確定大多數人的「心結」;有些患者看診時不願說,領藥時對藥師傾訴,甚至說某醫師眼睛長在頭頂上,根本無法溝通。

 單就溝通而言,文字、言語(口氣)當然是以讓患者也能懂得方式為之為佳,現今火紅的實證醫學講究的也是如此;但是在白色巨塔下,醫師的訓練養成若就是天之驕子、傲視群倫或目空一切的過程,只有他說了才算又不容質疑,傲慢與偏見將自陷醫糾險境中,故醫院評鑑時常抽問醫療人員對患者的權利與義務有哪些?

 儘管知之為知之,亦足見問題癥結不在中文病歷,若依「知情同意」原則,面對文盲,圖示豈不也是該為應為之事?<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想閱讀更多,請搜尋關鍵字「元氣藥學堂」。
◎延伸推薦:毛志民的【藥師部落格】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9-05-01 00:00:00.0

全文完,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追蹤: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