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美之必要

  • 作者 : 露絲.詹德勒
  • 圖片來源 :

雖然最令我感到好奇的,是內觀和外望之間的差別,但「看哪裡」和「怎麼看」的選擇卻有如此多種。當我望著你時,你就變成一個讓我看的地方,一片擁有許多熟悉與未知區域的風景。看你的方式真是多啊!

想像之眼、觀察之眼、好奇之眼與愛之眼

在二十座白雪皚皚的山巒間,
唯一移動的東西
是烏鶇的眼睛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

在〈水平的華麗〉(Horizontal Grandeur)這篇簡潔優美的文章中,明尼蘇達州的作家霍姆(Bill Holm)區別兩種看的方式,分別稱之為「草原之眼」(prairie eye)和「森林之眼」(woods eye)。「草原之眼尋求距離、清晰和光亮;森林之眼尋求切近、複雜和黑暗。草原之眼在藝術和建築中尋找實用與質樸;森林之眼尋找華麗與裝飾。」

霍姆描述,當一個擁有森林之眼的人望向二十英里的大草原時,除了草之外什麼也看不見。擁有草原之眼的人「可以在一平方英尺內看到宇宙;十種、二十種的花草,有不同的高度、頂冠、色彩、濃淡、形貌,有的長著芒刺,表面或粗糙或平滑,構造或簡單或精緻。當一朵浮雲掠過太陽時,色彩的變化有如孩童的萬花筒……相信草原之眼所見,並忠實陳述,無論內容看起來多麼誇張都沒關係。儘管住在森林裡,梭羅卻說對了:『無論我怎麼誇張,都還嫌不夠。』」

將霍姆所描述的兩種意象翻譯成我的語言,我想到黑夜之眼與白日之眼,夢想家之眼與建設者之眼,觀察之眼與想像之眼。

作家坎蓓爾(Elizabeth Rose Campbell)曾將想像力形容為靈魂的步兵、一切事物的根源,以及起點與終點。「想像力絕不會枯竭,但若我們將別人的夢想當成自己的,想像力卻可能被扭曲……為了了解自己,我們必須誠實地與自己交談,其中通常含有想像的成分。我們在白日夢和睡夢中這麼做。我們透過藝術和詩歌這麼做──那並非少數人才能享有的神奇時刻。想像力有如沈靜的友伴,出現在某個悠長平穩的午後;那時,你渾然忘我,不再執著於心中所構想的自我形象,因而能記起真實的自己。」

一切發生的事都在想像之中。想像是一種內在/外在的觀視;它先進入心靈,再展現出來。想像之眼是心靈之眼在探索靈魂的秘密,照亮美的隱密根源,然後往外望向視野的邊緣。想像之眼是感通之眼,想像世界在另一個人眼中的樣貌,想像世上的事物正回望著我們。是凝聚之眼將部分連結為整體,將過去連結到未來,將各種色彩與質地並置,設計出一套服裝、一個房間、一座花園。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9-05-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