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打噴嚏,全球政治罹患新流感

  • 作者 : 劉必榮
  • 圖片來源 :

墨西哥一個政治強人曾經感嘆地說:「可憐哪墨西哥,距離上帝那麼遠,卻距離美國那麼近!」他講得一點也沒錯,以墨西哥和美國關係的密切,美國一打噴嚏,墨西哥就感冒。可次這一次情況卻反過來,是墨西哥打噴嚏,結果情況更嚴重!

 原先世衛組織並沒有預期墨西哥會發生流感的。他們預期的是新一波H5N5流感在亞洲某地發生。誰知是在墨西哥出現H1N1。墨西哥的公衛體系,被英國學者評為拉丁美洲國家中作得最好的,也有能力對流感做出及時反應。但H1N1發生,卻發現還是有漏洞:包括疫苗與感冒藥的儲量不足,邊防、預警系統與隔離系統之間的協調不夠,以及在衛生部門之外,其他單位幾乎沒有緊急應變計畫。

 新流感更讓墨西哥的經濟雪上加霜。墨西哥的外匯來源主要有三:一是在美國的墨西哥工人海外匯款,這在去年達到250億美元之多。但今年碰到金融海嘯,美國的公作機會大減,這筆錢當然大為減少。二是石油收入,但是油價大跌,上一季掉了60%,只剩下48億。第三就是觀光,每年帶來平均130億的外匯。但這幾年墨國毒梟火拼,已經嚇走了部分觀光客,若再加上流感,又將嚇跑一大堆觀光客,弄得墨國人民只有仰天長嘆。

 新型流感發生後,世衛組織要為它找個名稱,也引起一陣騷動。起初稱之為「豬流感」,但是引起豬農與豬肉相關產業的抗議,因為這將造成恐慌,或在過度反應下,對豬隻作不必要的撲殺。

 在巴黎的「世界動物衛生組織」表示,新型流感並不是只有動物才會感染,所以叫豬流感並不正確。在羅馬的「世界糧農組織」也表示,找不到證據,證明H1N1是直接由豬隻而來,所以也反對豬流感的稱法。感冒名稱也牽扯到文化與宗教。以色列的衛生部副部長就抗議,說把感冒叫豬流感,對不吃豬肉的猶太人和穆斯林都是個侮辱。

 如果不叫豬流感,則按照過去的傳統,應該以爆發流感的地區或國家為名,像1918-1919的西班牙流感,1968的香港流感,都是這樣。所以應該叫「墨西哥流感」。世界動物衛生組織則稱之為「北美流感」。歐盟表示,這種流感是由幾種基因組成的新病毒,所以應該稱為「新型流感」比較中性。

 除了正名問題之外,大家還要問,新型流感有多嚴重?會持續多久?世衛組織在這裡所展現出的國際治理能力,成為關注的焦點。金融海嘯發生時,美國專欄作家佛里曼就感嘆,「全球化之下,大家都連在一起,但卻沒人負責管事!」傳染病的蔓延,無疑是全球化現象。世衛組織在2007年被聯合國賦予更大的權力,可以和各國政府討論防疫問題。SARS之後,各國在疾病防疫方面也更成熟。但墨西哥的流感,卻讓人質疑世衛有沒有做好第一時間圍堵流感的工作?世衛組織幹事長是香港衛生署長出身的陳馮富珍,她能擔好這個全球治理的重擔嗎?對她自是一個重大考驗。

 最後要看的是美國。美國是世界龍頭,又地處北美,大家也在看美國怎麼作。可是偏偏美國歐巴馬政府上任剛滿百日,衛生部長28日才剛通過參院表決正式上任,在此之前衛生部長疾管局長都還只是代理。三年前公布的流行性疾病防堵計畫,也還沒有真正執行過。這會不會影響美國因應流感的行動,也值得我們觀察。

(本文原刊載於【聯合報國際版】2009年4月30日,授權天下雜誌群使用。)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本文轉載自《 劉必榮部落格 》)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9-05-01 00:00:00.0

全文完,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追蹤: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