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美學】別把藝術當作教科書

  • 作者 : 李博文
  • 圖片來源 :

現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展出龐畢度藝術中心收藏展,全票250元,票價不算低,但是假日人潮絡繹不絕,是個令人高興的好現象,不管民眾是愛藝術而來或慕名而來,至少參與了藝術活動,使生活增添了一些質感。

在展廳裡,有些人移動速度很慢,一件一件作品仔細去瞧;有些人則走馬看花,似乎不想擠在人群之中;還有些人會在某幾件作品前面停留很久,靈魂已飄進畫面裡的世界了,而我就是屬於這一類的人。

我喜歡莫里斯‧德‧甫拉曼克(Maurice de VLAMINCK)的《馬利-勒-瑞伊的一條路(Une rue de Marly-le-Roi)》,畫面裡的樹幹已不是它應有的原色,而是紅色及黃色,任何物體的原色已不是那種重要,透過作者心裡再呈現出來的色彩,是造成我們會去探討這件作品的因素,而這件作品的誔生早在1905年,距今已超過100年。

 我還喜歡哈兀‧杜菲(Raoul DUFY)的《紅色小提琴(Le violon rouge)》及亨利‧馬諦斯(Henri MATISSE)的《大幅紅色室內景(Grand intérieur rouge)》,輕快的線條去勾勒簡單的大塊面,被人稱為野獸派的風格,畫面中靜物的描繪方式已跳脫觀者對於靜物畫的刻板印象,反而製造給觀者更寬廣的想像空間。

 我也喜歡巴布羅‧畢卡索(Pablo PICASSO)的《琺瑯鍋(La casserole émaillée)》,光線不足產生的瀟瑟感,好幾個破碎面呈現在同一個平面上,雖然只是個靜物畫,前衛的表現方式卻帶給觀者不是只有靜物的單純感覺。

 另外,還有喬治歐‧德‧基里訶(Giorgio de CHIRICO)的《午後的憂鬱(Mélancolie d’un après-midi)》,一輛蒸氣火車行駛在工業城裡,昏暗的天空帶來如惡夢般的詭異氣氛,被稱為超現實主義的表現方式。

 自20世紀起,西方藝術就如同科技一樣日新月異,在媒材的使用及表現的方式,總是大膽精進,但卻不失原創精神,不盲目追逐潮流,也不故步自封,在戰亂不斷及社會動盪的時代裡,藝術創作者急欲擺脫任何束縛,努力找尋任何體現自我藝術之可能性,人們對藝術的闡釋也不斷更新。

 藝術無國界,許多從事西畫創作的華人藝術家,也深受西方藝術觀念影響,從臨摹開始,到最後把西方過去的表現方式與自己的文化去加以構成,這些結合後的作品可能會開創另一個新局,也可能只是揮之不去的前人影子。而觀者如欲判別這二者之間的差異,還是要勤於接觸藝術,不要把藝術當作教科書,而是融於生活中。

(作者為 秋刀魚藝術中心 藝術經紀人李博文)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9-05-01 00:00:00.0

全文完,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追蹤: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