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出國成癮的我,這回想為了媽媽留下來-0408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從昨天登上飛往峇里島班機那一刻起,我一直無法融入周遭濃濃的度假氛圍中。

其實,這並不是一趟度假之旅,這趟遠門是要和研究團隊裡各國成員面對面討論、比較並分析社會文化互異的初次發病的精神分裂症病人的症狀、疾病概念與求助行為有何不同。

儘管議程滿滿,在這兒召開研究會議,確實是來自美國波士頓卻深愛峇里島的研究主持人對自籌研究經費參與的各國成員最大的回饋。

出國旅行成癮的我,這次卻拖到出發前兩個多星期才訂票,勉強擠上旺季班機的商務艙。

「我可以的,你去吧!這樣才不會對老師不好意思。」
「可是下週還要陪弟弟跑一趟雪梨….」
「沒問題的!你們都不要因為我耽誤到正事」,媽媽知情後強力催促。
「姐,有我和爸爸,有事會找姊夫的」,正忙著打包行李準備出國唸書的弟弟也向我打包票。
「我知道,可是下個月初我又不在…」
「其實,你根本不需要陪我去雪梨…這樣出國還蠻累的」,弟弟顯得訕訕的。

 我當然相信老弟的能力,但我們更清楚媽媽的個性,以及她對從小多病的弟弟的牽掛,才一口答應十天後再跑一趟澳洲。

「我會在飯店睡覺,有事也不要煩我,自己搞定」。
「當然」,儘管我自信和學法且得理不饒人的妹妹相比,弟弟找我商量的意願會高些,但任誰也受不了出國還排個老姐跟班…
「我該謝謝你跳出來救我,不然,媽還打算讓爸跟來…」

 我想拿訂不到機位作藉口向老師與朋友們告假的念頭終於被打消,除了媽媽術後恢復得很不錯,我不想讓她心裡又結個「耽誤我的研究」的疙瘩。

 我們住的飯店是1960年代末期蘇哈托政府為了發展觀光所蓋的第一間國際飯店,擁有絕佳的海景。

 除了個個房間「窗外有藍天」(a room with a view),一樓會議室外的沙灘遊人如織,從早到晚沿著濱海小徑慢跑、漫步與騎自行車的遊客如過江之鯽,形成一條人龍。

 若諳中文的遊客經過,早晚有兩次機會聽到這樣的對話。

「今天有什麼不舒服?」…
「累是正常的,會一天好過一天…今天才化療後第四天,不要著急」…
「嘴巴有沒有破?」…
「體溫呢?」…
「肚子呢?還漲氣嗎?」…
「你的肚子動了那麼大的刀,能吃能拉已經很了不起…對了,大便正常吧?」…
「有幾次?」…

 護士與住院病人般的刻板對話染上印度洋溫暖炫麗的暮色,剎時如唧唧私語。

 ◎繼續閱讀: 外婆紀念冊》一同回憶起過去的美好時光 ...

【想看更多:請於本站搜尋關鍵字「浪人醫師」】

◎康健四月份網路專欄目錄。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9-04-01 00:00:00.0

全文完,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追蹤: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