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術後生活,戀上束腹的「安全感」...0120

瀏覽數2,944
2009/01/01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就像每個腹部剛動過手術的病人,醫生要求媽媽至少要繫半年的束腹。過去數十年,媽媽對束腹、束腰、高跟鞋這些充滿女人味的「酷刑」始終敬謝不敏,任身形自由發展。因此,我料她一出院就「棄甲投降」。

想不到,媽媽卻戀上束腹,行坐站臥,須臾不離。媽媽的使用經驗是「繫著腰才不會酸」,且有「安全感」。

儘管媽媽的外觀明顯縮水,因為外衣下的束腹,她的腰枝仍舊維持著「歐巴桑」的身形。但我猜想腰椎兩側萎縮的核心肌群在束腹的輔助下,行動時重心被穩住了,腰也就不酸了。至於「安全感」的由來很不科學,「萬一傷口縫線鬆了,裡面的腸子暫時被托住才不會掉下來」,我聽了眼前出現三條線…。

為了鍛鍊過去一個多月禁食加上臥床萎縮的肌肉,我和阿琴建議(並要求)媽媽吃過主餐必須起身在屋內轉兩圈,早晚由阿琴陪伴跨出家門在社區巷道走動。一開始,媽媽抗拒出門散步,「鄰居見我瘦了一大圈,問東問西很麻煩」;幾經妥協,她只願意在鮮有人跡的時段出沒。

沒多久,大家卻發現媽媽稍微吃點東西就到屋外走動,「一吃東西屁就放個不停」讓媽媽很窘,「你們都還沒吃飽,很不衛生」。

「能吃能拉(放)表示腸胃道暢通,高興都來不及呢」,腸沾黏/阻塞是腹腔動過手術病人最大的夢魘。看盡病人在急診室、在病房積心求「屁」的困窘,媽媽「屁聲連連」反而讓我很安心。

 ***

 束腹幫媽媽撐起的水桶腰,讓我一直低估這場手術對身體的影響。直到術後第21天,看護請假,她要我在洗澡時進浴室幫忙,才揭開這假面。

 媽媽把洗澡用具按阿琴的習慣一一擺設妥當,褪去衣物,因急速消瘦顯得皮鬆肉垮的兩條腿,巍巍顫顫支撐著倨僂的身軀。為了避免跨進浴缸或是蹲踞等大動作牽動腹部傷口,阿琴教媽媽就地取材坐上馬桶,避開腹部仍裹著紗布的小腸造口,小心翼翼地抹香皂。

 我的工作則是以水瓢從浴缸取水,再交給她清洗身體;稍後,媽媽站起來背著我,讓我持蓮蓬頭幫她沖背,「阿琴第一次幫我沖背時,感覺好清爽、好舒服」,媽媽當下仍不勝神往。

 儘管是熱天,在浴室待久了,媽媽的身體竟微微打顫。「唉!你不像我,一年四季都有厚厚的『真皮』大衣可穿」,我邊調侃自己,邊用圓滾滾的手臂揩去前額汗珠。媽媽以苦笑回報。

 待媽媽將包括束腹等衣物一一穿戴妥當,我忍不住問起,「住院期間阿琴常常帶你去護理站量體重,回家以後量了沒?」「家裡的不準,少了好幾公斤!我不想再量了!等你爸爸去買個新的體重計回來再說」,媽媽以負氣的口吻掩飾心中的沮喪。

 「少了就少了,沒關係啦,我只是想知道體重有沒有漸漸回升。每次都用同樣的體重計量就好」,我試著緩和媽媽的神經,「但是,不可以繫束腹,再穿上一大堆衣服充數喔」,我又「職業病」上身---過去在照顧把自己瘦成伊索比亞飢民的厭食症住院病人時,我總是交代住院醫師與年輕護士在病人量體重時,務必提防「作假」。

 一樣體重計兩樣情。其實,我一直愛在媽媽家量體重,因為數字老比其他地方量的少一些。

◎繼續閱讀:出院後的第一件大事... 

【想看更多:請於本站搜尋關鍵字「浪人醫師」】

什麼是腸沾黏?

沾黏也有寫做沾粘、黏連、粘連等詞,通常是手術後的後遺症,因為手術往往會形成傷口,傷口修復時的疤痕組織會將原先不會相連的組織黏合再一起,因此得名。據衛生福利部的統計資料,腹腔手術後約有93%的病患會出現沾...

看更多
輕鬆揮別尿失禁、骨盆鬆弛 婦科醫師難為?你不知道的內診方式大公開 「最傷膝關節」排行榜 是這三個動作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你是哪一種頭痛?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