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我猶豫了,應該如何告訴媽媽病情…1119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台東北上的飛機一越過中央山脈就開始下降高度,不久便降落在華燈初上的台北松山機場。

迅速穿過稀落的機場大廳,我招了一部計程車直接前往台大醫院,一上車又繼續斟酌當媽媽問起病理報告時要怎麼回應---過去兩天,這個問題一直盤據著我的腦子。

*             *              *             *

星期一是媽媽手術後第一個上班日,SM特地在傍晚跑去病理實驗室,想看看病理切片的初步報告。

「主要病灶的組織切片看來是腺癌(adenocarcinoma)細胞,大概是胰臟自身的惡性增生」。

等不及我答腔,SM繼續說明:「摘下來的淋巴結切片還沒看完;另外,還有一些特殊染色切片要作,這些程序都完成了,才會發正式報告」。

 「喔….看來最好的期別是Stage IIb….若遠端(取樣的)淋巴結positive---也就是已遭癌細胞浸潤,就會變成Stage III?」我們試著維持同僚間討論病人病情的對話方式,「那…預後和後續治療又有哪些的差別呢?」

 生病的雖然是自己的親人,卻不是自己的專科,兩人的討論無以為繼,決定在正式報告出來前先找相關文獻讀過,才有辦法跟主刀的W充分討論,再來設想怎麼跟媽媽說明。

 過去兩年在癌症醫院工作的經驗,讓我越來越服膺「充分告知病情」是成功訂定與執行治療計畫最重要的環節。儘管沒有固定的方式揭露壞消息,但「漸進式告知真相」的原則,在台灣頗為實用。

 然而,無論是Stage IIb或是Stage III,都是不受歡迎的胰臟腺細胞癌,正是四月底我第一次打電話給肝膽胃腸科的L學長時,他制止我不要亂想的壞東西。

 L築起的防線正式潰堤,兩天顯然不足以收拾思緒。「拿出你的腫瘤心理學的本領吧!全家都要靠你呢!」拎著行李跳下計程車,我在跨進醫院大廳前對自己信心喊話。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8-11-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