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什麼力量讓人在最底層照護工作堅持20年?---1007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即使我們有能力親力親為,但是…

間歇性高燒自清晨起已將近12小時未起,媽媽終能在病榻上安穩小憩,沐浴在夕陽裡。
我輕聲走出病室,打電話給Y師母,想跟她大腸癌手術後照顧的看護取得聯繫。


儘管家裡有人手---從大學退休的爸爸、準備出國的弟弟加上沒全職上班的我,湊活起來足足有兩個半人力,但我怕我們這些雜牌軍沒能做好術後照顧。即使自認是一個喜歡親自動手照顧病人的醫師,碰上 翻身拍痰紀錄進食排泄 等繁瑣卻重要的照顧,我不認為自己能做得比一位盡責熟練的看護好---更何況平日生活備受媽媽照顧的爸爸與弟弟。在徵詢爸爸的同意後,我開始物色看護,立刻想起照顧Y師母的阿琴。

三年前,Y教授夫人診斷患有大腸癌的消息,澆熄了Y家(和我)還沈浸在父親傳記 (台灣精神醫療的開拓者---葉英 傳記,吳佳璇著,心靈工坊出版,2005) 終於付梓的歡樂氛圍。基於採訪與撰寫傳記四年間建立的感情,我有如Y家一員忙進忙出,不時見到看護阿琴。

阿琴從Y師母術後一直照顧到出院回家能重新適應日常生活,前後歷時三、四個月,留給我一副爽利中年女人的印象。由於過去在病房見過不少被動、懶散,甚至背著家屬與醫護人員偷偷虐待病人的看護,讓我不能盡信醫院簽約的仲介管理公司,決意自己留心。
『真歡喜聽到你的聲音!』這麼多年了,我打過無數通的電話到Y家。只要是Y師母拿起話筒,就會聽到這句清朗、優美的台語歡迎詞。在聽完我要幫將要開刀的媽媽找看護的請求後,她立刻起身去找阿琴的電話。

電話那端插入Y教授的聲音。他應該拿著另一個分機的話筒聽我們講話,趁隙垂詢媽媽要動什麼手術;聽過我的說明,行醫一甲子的他也不禁語塞。幸好短暫的沈默,因Y師母又上線教我如何聯絡阿琴而打破。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8-10-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