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我向媽媽說:就像是關渡口崩塌了…0828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媽媽已經出院一個多星期,剛回門診看過L醫師,是外科的W醫師接手的時候了。

SM已經和W學長討論過,他建議兩種開法:第一種是把狹小的總膽管口截斷再重建,也就是只把壺腹拿掉;第二種就是Whipple,沿著總膽管把周圍的器官組織徹底清查、改造一番。

無須SM解釋,我立刻理解兩種手術的優劣。前者影響小,術後恢復一定比較快;最大的缺點是若事後病理切片發現不是壺腹的病變,將失去用Whipple徹底清除病灶,尋求治癒的機會。

但是L學長告訴我,過去他們團隊曾發現幾位跟媽媽狀況類似的病人在『料敵從寬』與『堅壁清野』的原則下,接受Whipple手術後的病理報告卻是良性的;也就是那些看起來像是惡性病變的影像檢查報告,其實是慢性發炎引起的連鎖反應…

果真如此,再觀察一段時間,比如說三個月吧,如果是良性的發炎反應,有了引流管,膽道暫時不會阻塞,將會有改善,到時候說不定就不用開Whipple了!

只是,如果是惡性的,會不會延誤開刀的時機,變成只能『open & close』?
SM無法回答我的問題,若是他熟悉的泌尿道腫瘤,大多數的案例即使等個三到六個月,癌症期別並不會因此『升級』;但他不了解消化系統癌細胞的習性,加上媽媽生病的部位不像他『轄區』內的腫瘤,可以先作切片,看看是不是『惡性重大』的腫瘤細胞---通常分化不良的細胞增生快,不僅不宜久留,對於化學治療反應也比較差。

『所以….越快越好囉?』下了結論後,我打算立刻跟媽媽說明。
『我已經大致跟媽媽說過了,還是讓W當面說明後再作決定,畢竟刀是開在媽媽身上』。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8-09-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