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暫)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搶在颱風前夕到腫瘤科門診見H醫師。

往醫院的路上,我邊開車邊祈禱前晚在媽媽面前像主持seminar一般狂電我的爸爸,待會兒不要在H學長前又發作一次。

打死不回答爸爸的問題,即使我對『作化療和不作化療存活時間統計上沒有差別(一樣短),意義在於延緩復發』的答案倒背如流。像作seminar報告那樣把研究成果一五一十告訴病人,常常是沒有意義且殘忍的行為。我從來就不是激進的主戰派,像U任職的醫院那位享腫瘤權威盛名的院長『給家屬穿上壽衣的病人還硬拖出來作化療』;但要我面對一個高度復發的疾病什麼(醫療)都不作,心裡真是捱不住---尤其將來若往不樂觀的方向發展時,肯定為現在的不作為後悔。

在確認家人都有這種共識後,我還怕一向比我積極進取的妹妹太衝,對她一再強調治療目標,但她顯然是用『既然有20%的人可以存活超過 5年,並不是零,當然要拼』來支撐;至於總端著一張嚴肅的臉,分不清是緊繃或是其他情緒的爸爸,則老是一句『進人事聽天命』。前晚,我真氣不過,竟齜牙咧嘴地衝著他這句口頭禪,「你如果為了生活瑣事與你所謂的原則繼續跟媽媽抬槓,讓一個胰臟癌 病人情緒不好甚至不時發飆,根本不夠格說自己已經『盡人事』!」

我怎麼會不了解爸爸處事的方式?早就把胰臟癌治療的基本原則與相關臨床試驗資料幫他準備好,相信他也應該看過;因此,當他在媽媽面前問出這種可能嚴重『打擊士氣』的問題時,我的腦子很難不轉過『這種表面上客觀又學術的問題在這時候冒出來,難不成是對媽媽的反擊 ?』但我真不願相信他如此有心機…

『夠了』,我告訴自己,『除非他待會兒又問H醫師一樣的問題…』。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8-08-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