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二)---0430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透過以前的同事S得知媽媽下午門診後的血液檢查報告,注定無眠。

共事九年的S和我的專長都是『身心醫學』,是精神科醫生裡面最常和其他科醫師打交道,最能體會醫療不確定性,信奉醫病關係是一切治療基石的人。晚上十點還在辦公室加班的他,邊聽我講媽媽的症狀,邊盯著螢幕顯示的檢驗報告,『咦…確實不對,不是我們的病人…』

『還沒有抽血,單聽媽媽怪怪的說法,傍晚已經忍不住打電話吵L學長了。他還耐住性子安慰我,現在不需要作無謂的猜測,最常見的毛病只是膽結石…』,我繼續敘述下午的經過。『你看我明天再打電話吵他OK嗎?會不會讓他有太大壓力?』,話才出口,過去常和我關起門來幹譙醫療體系種種荒謬的S,也像L學長一樣,『OK的啦!不要想太多…』

很難不往最壞的方向盤算,還是決定立即告訴媽媽抽血結果。除了讓她知道事情已有眉目,更因為腫瘤心理學的書上說:幫助病人接受壞消息最好的方法就是從檢查過程開始,不避諱提到罹患癌症的可能…

『很可能是膽結石塞住總膽管造成黃膽,誰叫妳血脂肪高,又太胖』,我試著調皮地回答媽媽的提問。三年前,媽媽還因此被我拐騙進一個降血脂肪順便減重的跨國新藥試驗。由於為期一年的試驗毫無成效,我強烈懷疑她分到對照組,吃的是安慰劑。倒是後來因為出遊在阿拉斯加雪地摔車後誘發陣發性焦慮,我決定拿出自家的抗憂鬱藥citalopram,才停止她車禍後不定時因心窩灼熱,胸前有移動痛點弄得心神不寧情緒煩躁的困擾。儘管服的是如假包換的真藥,我卻認為是安慰劑效應(placebo effect),並非藥效改善恐慌。接下來這一年,媽媽倒是結結實實瘦了四五公斤,是個意外收穫。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8-08-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