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健雜誌

當孩子說:我是同性戀

這時應尋求互助團體的支援,從座談活動和經驗分享中找到情感抒發的管道,增強支持兒女抵抗外界阻力的戰力和信心,謝文宜建議。

獨自承受壓力的一方也可在自己情緒調適好後,主動向另一方開誠布公,或許可能引發一場家庭風暴,但有了已知一方的心路歷程和陪伴,縮短另一位家長的探索陣痛期,這時全家人才能真正坦承、互相擁抱,堅強面對外人的眼光。家有同志女的郭媽媽從8年前女兒出櫃時的震驚、無助,到現在的接受、分享,甚至投身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的義工行列,為同志父母提供資訊。

面對一張張焦急茫然的臉龐,郭媽媽掏出剪報說明同志並非少數,也不像外界描述得那麼不堪,請家長了解孩子不會因此變壞,而加諸於同志的一切磨難,在異性戀身上同樣會發生。例如現今社會結婚率低、離婚率高、生育率低,即便是異性戀者也未必能擁有美滿幸福的婚姻,許多同志伴侶相知相惜一輩子,比異性戀的速食戀愛還長久;且社會愈來愈開放,同性戀早已不是禁忌,「就像幾十年前認定離婚很丟臉,現在觀念都改了,」她舉例。

因此郭媽媽認為,家有同志兒女的爸媽,最重要的習題並非擔心他們的未來,而是由家庭給予強而有力的支持,灌輸他們正確的訊息。

她回憶,就讀女校的女兒在同志圈裡是很帥的T(裝扮、行為、氣質較陽剛的女同志),四周環繞許多關愛迷戀的眼神,但她不擅於處理人際關係,已有要好的女友卻還不懂分辨遠近親疏,因此「花」名在外,課業也打混到遲到、曠課紀錄不斷;她與女兒徹夜長談,幫助她釐清對待「伴侶」和「朋友」的不同,並以堅定口吻鼓勵她,「媽尊重你的性傾向,但無論你是什麼人,課業都要顧,」從此女兒懂得自重,多年來未曾讓她操心。


馬上按讚加入《康健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