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過世界,世界也會放過你

  • 作者 : 楊定一

許多朋友帶著種種委屈、困惑與不安,想要找到人生的出口。談起個人遭受的不公平、人與人之間衝撞的痛心,非但有說不完的痛苦,也會希望這個世界能夠帶來一個解答,認為只要有更好的環境、更聽話的子女、更體貼的伴侶、更善良的同事、更明理的主管、更理想的制度,就可以讓痛苦消失。

有些朋友找到最後,認為這些因素都靠不住,只能把希望寄託在一個更理想的自己,認為自己只要更好、更健康、更完美,人生也就不會有問題。

我們難免都這麼想,也就在這世界不斷努力、進修、改善、療癒、學習,甚至不斷對抗、提出質疑,希望為自己找到一個生存的空間。面對這些朋友,我常這麼說:放過世界,世界也會放過你。

多數人聽到這句話都會楞住。然而,有少數幾位朋友聽了,反而整個人放鬆下來,跳出原本腦海裡轉個不停的「究竟是他錯?還是我錯了?」的漩渦。這時,內心也就出現了一個空間,自己可以存在,也讓別人可以存在。最奇妙的是,這樣的空間毋須費力爭取。它本來就在,只是被我們腦海裡種種的二元對立,包括「你對我錯」的對立給蓋住了。

跳脫二元對立的思考慣性

我在「全部生命系列」的作品帶出一個完整的意識科學,也就是點出兩個完全不同的意識軌道──頭腦建立的二元對立,是透過比較、分別,讓神經系統可以運作的有限範圍,充滿變化;生命本來的一體,則是絕對、無限大,你我都有,是不變的永恆。

然而,頭腦體會不了一體。即使用語言表達,也只是把無限大框出一個小範圍,才勉強能作業。這是頭腦運作的特色,看到天空明明什麼都沒有,卻要加上「藍色」,甚至「空」等觀念,要有一個相對、一點特色、一點變化、一點對立,才會被我們認識。

我們隨時被這樣的運作帶著走,幾乎不會去思考──如果沒有一體的「不變」,又怎麼可能對照出二元對立的「變化」?

甚至,神經系統運作的限制,根本讓我們注意不到無限大的「不變」。最多隱約感覺到,但沒辦法描述,也就以為它不存在,而把生命局限在小到不成比例的變化,也就是人間種種的快樂、不快樂,公平、不公平......,以為這就是生命的一切。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226期 2017-09-01 00:00:00.0

關鍵字: 思考慣性、集體的失憶、理想、臣服、活出自我、二元對立、心靈寄託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