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志良(衛生署長):我早就簽了

楊志良(衛生署長):我早就簽了
  • 作者 : 編輯部
  •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還沒開始問問題,楊署長就秀出他很早就簽了DNR、安寧意願書與器官捐贈。然後,他又說,每年有1萬多個癌末病人接受安寧療護,約佔癌症病人的40%,最近大概又可以增加幾個百分點,因為自從他在立法院說了那句真心話「癌末急救是浪費生命」之後,接到各方的回應幾乎都是正面的,可見了觸動民眾對生命的看法與價值。

Q所以署長多對民眾說清楚醫療末期的善終作法,會很有效的。
成大趙可式教授打電話跟我開玩笑,說我講一句話,勝過她十幾年到處演講的效果。(笑)

Q根據《康健》對醫護人員的調查,署長說了真心話後下一步該做什麼,最多人填選「結合資源到全國宣導,以及到處去演講」,佔43.8%。
哦,給我看看,很珍貴的資料啊。(接下來他唸出統計結果……)

嗯,的確絕大多數民眾不知道什麼是DNR,但我認為醫院的宣導會比衛生署會更有力,醫院每天面對這個問題,有地點的「方便性」。一般人和他討論這個問題會很敏感,我們結合評鑑,多少給醫院一些壓力,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是最適合的人選。

我在署立醫院服務時就要求院內把《不施行心肺復甦術意願書》和《住院須知》放在一起,必須提供病人一個選擇,民眾有「知」與「選擇」的權利,這是WHO一再強調評定醫療照顧好壞重要的指標。

我主張在醫院辦住院手續時一併提供DNR意願書,讓民眾了解,因為這樣就不必另外編預算。並且想在醫院評鑑中加上要求DNR的「業績」,我要去醫(療品質)策(進)會跟他們說「以後我要看業績」,從健保支出的角度來說可以省錢,但更重要的是,對生命的尊重,這不是觸人霉頭,而是讓人得到善終。

過一陣子,我會去看各地的健保分局、辦事處,催促他們加強辦理,各地健保局放意願書,對民眾說明重要性,也能增加知與行動。

對醫護人員的繼續教育也要加強,以後要把安寧照顧當成醫護人員的必修學分,這是提升整體醫療品質很重要的一環。

還有把全國的安養護中心評鑑加入來推動DNR項目,要求他們宣導、解釋。

我們希望在各醫院診所的服務台或社服室提供DNR與安寧療護的諮詢服務,署立醫院已經開始了,所有的醫院都應該把這個議題當成衛教宣導,就像當年推行家庭計劃、捐血,加強宣導,只要一直努力做下去,一定會有具體成果。

我要勸馬總統公開簽署、推動DNR

Q為什麼政府不能像推動母嬰哺乳、疫苗注射等公衛政策般鋪天蓋地推動DNR與安寧照護,把它變成一個社會議題,而不要只停留在醫院層次?像問卷好多位醫護人員提議馬總統、夫人周美青、署長您都應該公開簽署,帶動話題讓民眾更了解。

這是很好的idea,我今天下午會見到馬總統,我會勸他來公開推動。

推行DNR的確應該是國家的公衛政策,《安寧緩和醫療條例》2000年就已經通過,但受限於施政優先順序,過去幾年只好一直「擺」在那裡,實在很可惜。現在民眾簽署DNR或安寧意願書的確有很多不方便,流程很麻煩,又牽涉到法律對「自然人」的認定。

還有當緊急狀況時,臨時找不到文件,而醫生沒有看到正本同意書就不能執行,但病人可能已沒有表達能力,在那緊急的二、三十分鐘內,就要做好急救處置;萬一已經插管,即使找到了文件,也不能拔下來,這樣是很悲慘的。

針對這些問題,行政院會已通過修正《安寧緩和醫療條例》,預計下個會期就可以獲得立法院通過。明白聲明即使簽了DNR,意願人或醫療委任代理人隨時都可以廢止撤回。雖然改來改去會增加我們作業的壓力,但我們還是要推行這件事。

未來,民眾簽署DNR的手續一定要更簡化,否則大家會嫌麻煩,懶得去簽。

我最近接到十幾封民眾來信支持我的發言,例如一位女士痛心疾首表示,父親住院的時候沒有人告訴她插管的後果,如果事前知道,她就不會要讓父親插管。這件事顯示,民眾是因為不知道(無意義的急救造成無謂的痛苦),才沒有簽DNR,而不是不去做。

人總是要往生,但大家避談死亡。我們應該好好教育大眾「生死學」,死亡是完整人生的一部份,既然要好活,也要好死,很有尊嚴的離開人世,而且不會造成家人的痛苦或者感情的負擔。我以前寫過一篇文章「因愛生恨」,我在署立醫院的時候就把這篇文章夾在住院須知裡。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41期 2010-08-01 00:00:00.0

關鍵字: 病人、插管、健保、生命、醫護人員

全文完,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追蹤: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